• <nav id="uouiu"><strong id="uouiu"></strong></nav>
    <menu id="uouiu"><tt id="uouiu"></tt></menu>
  • <nav id="uouiu"></nav>
  • <nav id="uouiu"><strong id="uouiu"></strong></nav>
  • 信息詳情
      當前位置:首頁 -> 勁爆小說 -> 等了他足足5年,結果帶回來一女,卻不料!
    等了他足足5年,結果帶回來一女,卻不料!
    • 聯系人:微信號saibanyuedu
    • 聯系地址:微信號saibanyuedu
    • 發布者所在地區(僅供參考):中國移動
    溫馨提醒:凡以收取押金、要求先付款等各種理由收取費用的信息均有欺詐嫌疑,謹防詐騙。
    • 詳細描述
    • 中海市,全城戒嚴。
      一架軍用飛機,在中海機場緩緩降落。
      數百名荷槍實彈的特種士兵,整整齊齊的排列在機場上。
      所有戰士,眼神崇拜的望著剛剛降落的專機。
      陳寧踏著黑色戰靴,從專機上下來。
      “立正!”
      “敬禮!”
      隨著現場一名校官,響亮有力的喝令聲落下。
      現場數百名士兵,動作整齊劃一的敬禮,齊齊吼道:“恭迎少帥,蒞臨中海!”
      少帥陳寧,北境戰神。
      少年投軍,屢戰屢勝。
      五年來,在北境立下赫赫戰功。
      也正是因為有他鎮守國門,才能屢挫來犯敵寇,才有華夏今日的繁榮穩定。
      陳寧身材挺拔,眸如星辰。
      不過此時他微微皺眉,對身邊警衛隊長典褚淡淡的道:“我不是吩咐過,要低調的嗎?”
      典褚尷尬的道:“少帥,我已經通知過中海方面了,沒想到他們還是如此高調。”
      陳寧:“吩咐他們解除戒嚴,都回去吧。你也不用跟著我,我自有安排。”
      典褚啪的行禮:“是,少帥!”
      陳寧孤身走出機場,平日以沉穩著稱的他,心情竟然緊張激動起來。
      五年前,他因母親過世,喝得酩酊大醉,倒在街頭。
      一名好心女子救了他,但是他在醉酒的情況下,卻跟她發生了關系。
      他醒來之后,她已經離開。
      他一直想方設法尋找,苦苦找尋了五年,最近才終于有了消息。
      那名女子名叫宋娉婷,至今未嫁。
      卻因為當年跟他一夜露水,生下一個女兒,取名宋清清。
      陳寧心中暗暗的想:娉婷、清清,你們這些年受苦了。
      我這次回來,一定要讓你們苦盡甘來,給你們母女一個璀璨的未來。
      ……
      天姿公司,會客室。
      身穿職裝套裙,打扮得干練而漂亮的宋娉婷,正在跟客戶黃得志談合同。
      此時,她俏臉布滿憤怒的瞪著這個臃腫男子,羞憤的拒絕道:“對不起,黃老板,你的要求我做不到,我不是那種為了業績而出賣自己的人。”
      她說完,轉身要走。
      黃得志伸手攔住宋娉婷的去路,笑瞇瞇的說:“宋小姐何必生氣,我不就是讓你穿你們公司最新款的幾套情侶內衣,讓我鑒賞鑒賞,看看效果嘛!”
      “話我擱在這里,如果你原意穿給我看。我滿意之后,立即下五千萬的訂單。”
      “另外,我私下再獎賞你一百萬,怎么樣?”
      宋娉婷憤怒道:“黃老板,請你放尊重點!”
      黃得志冷笑起來:“尊重?”
      “整個中海上流社會,誰不知道你這個宋家小姐五年前的那些破事呀,你還裝什么冰清玉潔?”
      宋娉婷臉色煞白,當年那件事,是她心中永遠的痛,也讓宋氏家族蒙羞。
      她最忌別人說,沒想到黃得志竟然當面說她痛處。
      她粉面含霜:“我私人生活不需要跟你多作解釋,至于我們公司跟你的合作,也到此為止,失陪!”
      黃得志望著靚麗動人的宋娉婷,又看看會議桌面上幾套情侶內衣,笑道:“宋小姐,我黃某看上的女人,從沒有得不到的。如果你不識抬舉,那就別怪我不憐香惜玉了。”
      隨著黃得志的話音落下,他身后的兩個保鏢,已經滿臉壞笑的一左一右包圍了宋娉婷。
      宋娉婷驚怒交加:“你們想干什么?”
      黃得志笑道:“我愛慕宋小姐,想跟宋小姐玩點情趣。宋小姐不識趣,那就別怪黃某粗魯了。”
      宋娉婷聞言,臉色變得極為難看,她忽然朝著門口沖去,想要逃出去。
      可是卻被黃得志兩個手下抓住她的手腕,把她拽住了。
      宋娉婷顫聲叫道:“救命,來人,救命啊……”
      黃得志獰笑的說:“哈哈,我故意挑即將下班的時間過來的。這個時間點,你們公司的員工們早已經下班走了,現在你就是喊破喉嚨,也沒有人會來救你的。”
      宋娉婷沒想到黃得志這么卑鄙,淚水在眼眶里打轉,絕望而無助。
      黃得志望著被他兩個保鏢按住雙手的宋娉婷,淫笑道:“不要哭,哥哥我來疼你了……”
      話語未落,忽然轟隆一聲巨響。
      會客室的門被人整塊踹飛,重重的砸在黃得志等人面前,把眾人嚇了一大跳。
      一個身材挺拔,劍眉星目的男子走了進來,正是陳寧。
      宋娉婷見到陳寧,身體猛然一顫,是他!
      剛才差點被黃得志侮辱,她都強忍著沒有落淚。
      此時見到陳寧,眼眸中的淚水卻再也控制不住,斷了線般滑落。
      陳寧見到她落淚,這些年心冷如鐵的他,竟然情不自禁的感到一陣揪心的痛。
      五年前,她救了他。
      他卻在醉酒的情況下,強行跟她發生了關系。
      這五年來,陳寧一刻都沒有停止尋找她的下落。
      她每晚出現在他夢中,這五年,她已經不知不覺成為陳寧心中最刻骨銘心的女人。
      陳寧跟宋娉婷再次見面,彼此眼神都格外復雜。
      黃得志的聲音,卻硬生生的打斷兩人的思緒,他打量著身穿一身普通衣服的陳寧,惡狠狠的問:“小子,你誰啊?”
      陳寧看都不看黃得志一眼,他眼里只有宋娉婷,沉聲說:“跟我走!”
      宋娉婷淚如雨下,不斷的搖頭后退。
      這家伙五年前強行占有了她,讓她一家蒙羞,成為整個中海市的笑柄,她自己都不知道這幾年是怎么從別人的鄙夷譏笑中撐過來的。
      現在,這家伙見到她第一句話,就是強勢的命令她跟她走,他把她當成什么了?
      黃得志的好事被陳寧打攪,現在還聽到陳寧說要帶走宋娉婷。
      他怒道:“小子,你是在找死,王強、張力,給我打斷這家伙的腿!”
      “是,老板!”
      兩個身穿高大的保鏢,惡狠狠的朝著陳寧撲來。
      砰砰兩聲,陳寧閃電般踢出兩腳,直接把兩個保鏢踢得倒飛出去,重重的摔在地上。
      兩個保鏢都是胸膛深深下陷,肋骨全斷,當場昏迷。
      陳寧踢翻兩個保鏢之后,冷冷的朝著黃得志走過去。
      黃得志沒想到陳寧身手這么強,他色厲內荏的喝道:“你想干什么?”
      “你知不知道我是誰?我是明大集團的老板,黃得志!”
      “在整個中海市,沒有人敢得罪我,得罪我的下場都死得很慘。”
      陳寧走到黃得志面前,冷冷的問:“廢話都說完了嗎?”
      黃得志傻眼,本想搬出身份威嚇陳寧,但沒想到卻換來陳寧這么一句話,在中海竟然有人不怕他?
      陳寧抬起腳,狠狠的踢在黃得志的左腳上。
      咔嚓,一聲骨頭斷裂聲響起!
      黃得志的左腳骨頭直接被陳寧踢斷,他發出凄厲的哀嚎,滿地打滾。
      陳寧視若無睹,朝著滿眼震驚的宋娉婷走過去,聲音比剛才柔和了許多:“跟我走?”
      “我不!”
      她咬著嘴唇拒絕,她原諒不了他。
      就是這個惡魔,徹底改變了她的人生。
      “五年前那晚之后,我到處找你,找了足足五年,現在你別想再逃。”
      陳寧說完,霸道的把她直接攔腰抱起,大步離開。
      ……父女相認……
      宋娉婷被陳寧抱著離開,她沒有反抗,似乎認命了。
      只有眼淚,不斷的從眼角滑落。
      五年來,她受盡屈辱,幾欲輕生,可每次想到無辜的女兒,都堅持了下來。
      她恨陳寧!
      恨陳寧毀了她!
      恨陳寧讓她母女受盡委屈。
      她矢志此生不嫁,好好工作,給女兒一個幸福美滿的未來。
      但沒想到,五年前制造了一切苦果的這個男人,竟然重新出現在她面前。喚醒她心底塵封的痛苦記憶,在她的傷口上狠狠撒鹽。
      難道,老天爺給她的痛苦還不夠,還要讓她更悲慘一點嗎?
      陳寧見到宋娉婷這模樣,不忍心的將她放下。
      素來不懂溫柔為何物的他,第一次用溫柔的口吻對一個女人說話:“給我一個彌補你們母女的機會,好嗎?”
      “既是為了女兒,也是為你自己。”
      提起女兒,宋娉婷身體微微顫抖了一下。
      她緩緩的抬起頭,眼眸中終于重新有了一點生機。
      陳寧輕聲的說:“我知道你們母女這些年受盡太多委屈,我知道你恨我,但請給我一個彌補你們的機會。”
      “單親家庭長大的孩子,一定不會幸福的,甚至會造成性格缺陷。”
      “娉婷,給我一個機會,好嗎?”
      宋娉婷眼神復雜,是啊,女兒已經慢慢懂事了。
      沒有爸爸的家庭是不完整的,更沒有幸福可言。
      每次女兒可憐兮兮的詢問她爸爸在哪里?
      她都只能背過去偷偷抹眼淚,不知道怎么回答。
      女兒真是太需要一個爸爸了!
      宋娉婷望著陳寧,陳寧的眼神堅毅而篤定。
      良久,她終于下定決心,說道:“好,我答應給你一次機會,讓你跟女兒團聚。”
      “不過我警告你,不要傷害我女兒,我只是看在女兒需要爸爸的份上才給你機會。”
      “還有,我讓你跟女兒相認,并不代表承認你是我的老公,你清楚了嗎?”
      陳寧點點頭:“好!”
      陳寧清楚宋娉婷的意思,她是為了女兒的幸福而妥協,答應讓他跟女兒相認。
      但她不會原諒他,更不會把他當丈夫。
      陳寧知道這些年,她受了太多太多的委屈,心結不是一時半刻就能夠解開的,只能慢慢來。
      ……
      此時!
      金蘋果幼兒園,中班教室里。
      老師不知去向!
      一個白白胖胖身穿名牌童裝的小男孩,正得意洋洋的牽著一條繩子。
      繩子的另一端,綁在一個小女孩的脖子上,他竟然把小女孩牽著當狗玩。
      小胖子一邊死命的拽繩子,一邊大聲的叫囔道:“宋清清,你現在是我的狗,狗就要叫的,你快點學狗叫!”
      被欺負爬在地上的小女孩,四歲左右,小臉蛋臟兮兮的。
      但是小小瓜子臉輪廓分明的線條,卻勾勒出一個美少女的稚形。
      她被小胖子的繩子,勒得喘不過氣來。
      小胖子不滿的催促:“宋清清,你這個沒有爸爸的野孩子。給我快點學狗叫,不然我就讓所有小朋友都揍你……”
      宋清清眼睛紅紅的哭著說:“不是,我不是野孩子,我不是……”
      “我說你是你就是,你就是個野孩子!快點學狗叫。”小胖子強勢道。
      周圍的小朋友們見了,都忍不住哈哈大笑起來。
      就在這時,陳寧跟宋娉婷兩個,出現在教室門口。
      宋娉婷見到這一幕,臉色劇變,嗖的沖過來,一把抱起女兒。
      她扯掉女兒脖子上的繩索,又急又氣又心疼:“清清,你這是干嘛?”
      宋清清見到媽媽,立即忍不住嗚嗚的哭起來:“嗚嗚……媽媽,張小明他說我是野孩子,要讓我學狗叫。他說如果我不學狗叫,他就讓同學們一起欺負我……”
      什么!
      宋娉婷渾身顫抖!
      她知道這個叫張小明的小胖子,平日在幼兒園里就經常欺負女兒。
      但她沒有想到,女兒竟然被欺負得怎么慘。
      宋娉婷緊緊的抱著女兒,心疼的安慰道:“清清你不是野孩子,你有爸爸。”
      宋清清嗚嗚的哽咽:“沒有,清清沒有爸爸……”
      陳寧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感情,大聲的說:“不,你有爸爸,我就是你爸爸。”
      宋清清將信將疑的問宋娉婷:“媽媽,他真的是清清的爸爸嗎?”
      宋娉婷重重的點頭:“對,他就是清清的爸爸,剛剛從部隊退伍回來。”
      “爸爸……”
      宋清清朝著陳寧撲了過去,被陳寧抱起。
      她雙手緊緊的摟著陳寧的脖子,一聲聲激動的喊著。
      陳寧抱著女兒,內心充滿了柔情,一聲聲溫柔的答應著。
      宋娉婷在旁邊,聽女兒喊爸爸喊得真切,心中忍不住一顫。
      女兒長這么大,還是第一次擁有父愛。
      宋清清被陳寧抱著,她摟著陳寧的脖子,一口氣喊了好幾聲的爸爸才愿意停下來。
      幼小的心靈第一次感到如此幸福,如此驕傲。
      她轉頭望向旁邊的小胖子,自豪的說:“看到沒有,我有爸爸,我不是野孩子。”
      小胖子振振有詞的說:“他才不是你爸爸,我媽媽跟我說,你媽媽偷男人,生下你這個野孩子,你沒有爸爸。”
      陳寧聞言,臉色一沉!
      宋娉婷再忍不住,嚴厲的批評道:“小朋友,你要是在這么沒禮貌的話,我就告訴你們老師,讓老師好好的批評你。”
      小胖子嚇得哇的一聲,當場大哭起來。
      “寶貝兒子,誰欺負你了?”
      這時,一道破鑼般難聽的聲音響起。
      一個身材臃腫,打扮得珠光寶氣的中年婦女,滿臉怒容的從教室門口進來。
      這富態婦女,正是小胖子的母親,來接孩子放學。
      小胖子見到媽媽來了,抬手指向宋娉婷,哭著說:“媽媽,她欺負我,她打我!”
      ……你等著受死吧!……
      “賤人,你竟然敢打我兒子,老娘今天非抽死你不可。”
      張太太聞言也不分青紅皂白,怒沖沖的抬起右手,狠狠的就朝著宋娉婷的俏臉扇去。
      宋娉婷剛想要跟對方解釋,但沒想到對方這么蠻橫,直接就動手打人。
      猝不及防之下,她根本沒法躲開。
      眼看對方手掌,就要落在她臉上。
      可就在此刻,陳寧出手了。
      陳寧左手抱著女兒,右手閃電般探出,一把抓住張太太的手腕。
      張太太的手掌距離宋娉婷的臉僅有幾厘米距離,卻硬生生的停住,沒法再向前分毫。
      她還沒有回過神來,陳寧已經反手一巴掌,啪的抽在她臉上。
      這一巴掌,直接把她打懵了。
      剛剛在美發店精心燙好的發型,也成了雞窩。
      她捂著臉,不敢置信的望著陳寧:“你敢打我?”
      陳寧漠然道:“子不教母之過,你不分青紅皂白就辱人清白,這一巴掌是教你做人。”
      此時,幼兒園的老師也從洗手間回來了。
      她沒想到她就離開一會兒,就發生了這么多事情,連忙的過來道:“張太太,你沒事吧?”
      張太太回過神來,她憤怒的一把推開女老師,指著陳寧尖叫說:“你敢打我,你給我等著!”
      她說完,立即打了個電話。
      過了短短幾分鐘。
      轟!
      汽車引擎聲,車胎摩擦地面聲,從外面傳來。
      兩輛黑色奔馳,長驅直入,通過幼兒園校門都沒有絲毫減速,直到幼兒園教學樓前,才猛然急剎停下。
      兩輛奔馳豪車上,下來五個衣著光鮮的男子。
      為首的那人,身材高大,滿臉橫肉,格外兇悍。
      他滿臉殺氣,帶著四個手下走進教室,惡狠狠的道:“是誰欺負我老婆孩子?”
      張太太見到這個滿臉橫肉的男子,喜形于色,屁顛屁顛的迎上去,委屈道:“你怎么才來,你如果再來晚一點,你老婆孩子都要被人給打死了。”
      男子臉色陰沉:“我看看是誰這么有種,敢打我張萬龍的老婆孩子。”
      張萬龍!
      宋娉婷聽到這個名字,她眼睛里的擔憂之色更濃。
      她知道張萬龍在中海鼎鼎有名,有錢有勢,絕對不是一般人能夠招惹得起的。
      張太太抬起手指著陳寧、宋娉婷,冷笑的說:“就是這對狗男女,老公,這件事你處理得不能讓我滿意,我立即就跟孩子搬回娘家住。”
      張萬龍瞇著眼睛說:“簡單,女的掌嘴,把她牙齒打光為止;男的話,他哪只手打的你,就敲斷他哪只手好了。”
      小胖子開口道:“爸爸,我也要打宋清清那野孩子,她也欺負我。”
      張萬龍微笑的摸著兒子的頭:“好,一會兒找根繩子綁著那小野種,讓你牽著當狗玩。”
      張太太聞言眉開眼笑,小胖子也興奮的拍手說好。
      現場幼兒園老師,還有不遠處前來接小朋友的家長們,聽到張海龍的話,一個個都朝著陳寧一家三口,投來憐憫的目光。
      得罪張萬龍,從沒有好下場的。
      宋娉婷此時也焦急起來,她上前一步,對張萬龍說道:“張先生,我是宋家的人,我叫宋娉婷。這件事我想跟你解釋一下,其中有很多誤會。”
      張萬龍冷哼:“你不用跟我解釋,我張萬龍行事,從不需要聽別人解釋,我說這么著就怎么著!”
      “而且你也不用搬出宋家來嚇唬我,我沒有把你們宋家放在眼里。”
      “何況據我所知,你堂堂宋家小姐,偷男人,未婚生子。你讓宋家蒙羞,宋家老爺沒有把你逐出家門已經算是好的了。”
      “你竟然還敢找個野男人來欺負我老婆孩子,今天我就幫宋家教教你做人!”
      張萬龍說到這里,冷冷的吩咐他身后的四個保鏢:“你們還不動手?”
      “是,老板!”
      四個保鏢齊齊的應了一聲,然后氣勢洶洶的朝著陳寧一家三口撲來。
      “找死!”
      陳寧眼睛閃過一抹冷芒,對身邊的宋娉婷說道:“捂住清清的眼睛。”
      宋娉婷聽到陳寧這話先是愣住,然后她意識到什么,連忙抬起手捂住女兒的眼睛。
      陳寧大步上前,迎面一拳砸在沖在最前面的對手臉上。
      砰!
      砰!
      砰!
      幾聲悶響!
      對方瞬間如同被砍倒的大樹,轟然倒地。
      現場眾人瞠目結舌,沒想到陳寧身手這么強悍。
      陳寧走到張萬龍面前,也不多廢話,一手按在張萬龍肩膀上,冷冷的說:“跪下!”
      張萬龍感覺肩膀那只手仿佛有萬鈞之力,他情不自禁的往下跪。
      撲通!
      張萬龍雙膝著地,重重的跪在地上,臉上露出痛苦的表情。
      啪!
      他還沒有來得及慘哼,陳寧已經左右開弓,給了他幾個耳光。
      張萬龍被打得滿嘴鮮血,卻如毒蛇般死死的盯著陳寧,獰笑道:“小子,你特么敢打我,你知道我是誰嗎?”
      “我可是寶哥的人,你特么竟然敢動我,你死定了!”
      “信不信只要我一句話,你,包括你老婆孩子,全都要完!”
      寶哥,董天寶!
      東城區武裝部的駐守部長。
      可謂是東城區的一方霸主。
      為人不僅性格狠辣,而且極度護短
      張萬龍正是他的心腹,而且格外受董天寶的器重。
      大家聽到張萬龍的話后,頓時望向陳寧的眼神,充滿了憐憫。
      心想:這小伙子徹底攤上大事了。
      你身手是厲害,能夠打倒幾個對手,但能夠打倒幾十個,甚至幾百個嗎?
      本來張萬龍是只要斷你一條胳膊的,現在恐怕要你的性命了。
      就連不遠處,抱著女兒的宋娉婷,俏臉表情也越發的緊張跟擔憂起來。
      陳寧聽著張萬龍的叫囂,面不改色,只不過眼神越發的冰冷,一字一句道:“我還真不信!”
      張萬龍瞪著陳寧,猙獰道:“有種讓我打個電話,十分鐘后,我定要你后悔來到這個世界上。”
      張萬龍話音剛落,啪的一聲,一件東西狠狠的砸在了他的臉上。
      正是一部三防手機!
      張萬龍驚疑不定的抬起頭,望向陳寧。
      陳寧漠然道:“我給你十分鐘時間,叫人吧!”
      “動用你所有資源,把你最厲害的靠山都叫來。”
      “今天是動我也好,還是動我家人也罷,拿出你所有的本事吧!”

      關注微信公縱號,微信號saibanyuedu 繼續閱讀,或掃描下方微信公眾號二維碼

      聯系我時,請說明是在南和信息nanhexinxi.com南和縣信息交流網,南和信息網,免費發布南和縣二手房,南和縣租房,人才招聘,交友婚戀,二手物品交易,企業名錄,南和信息網,看到的。謝謝!
      如果您發現這條信息有問題,請務必及時舉報。  非法信息    分類錯誤    中介信息    信息失效  
    網友回復
    正在加載數據,請稍等......
    信息管理
    管理密碼:
    贊助商廣告
    發送郵件
    標題:

    內容: